融學院派、市場派與實戰派特長于一身為政府和企業
提供大農業-大旅游-大文化-大健康與鄉村振興一站式咨詢服務

〇 李志剛: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作者:李志剛,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院長、教授、博導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作者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李志剛,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院長、教授、博導。研究方向為中國城市空間轉型與城市規劃。主要著作有《中國城市社會空間》《中國城市社會空間結構轉型》等。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特色?。ǔ牵╂偨陙碓?span class="chrome-extension-mutihighlight chrome-extension-mutihighlight-style-4"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transparent;box-sizing:border-box;">政府政策推動下進入了快速發展期。在特色?。ǔ牵╂偟膭摻ㄟ^程中,文化內涵和旅游產業發展均被置于相當重要的地位。研究特色小鎮在文旅融合方面的實施經驗和措施,對于文旅融合的建設和發展具有重要借鑒意義。本文從理論角度闡述文旅融合機制,對特色小鎮創建中的文化、旅游要素進行系統分析,總結了三類典型特色小鎮創建實踐中的文旅融合經驗和措施,并對我國新時期推進小城鎮的文旅融合工作提出了一些建議和對策。

·

核心觀點

特色?。ǔ牵╂偨ㄔO中的文化與旅游

特色小鎮的概念一直強調文化內涵和旅游功能,是我國新時期文旅融合的創新實踐平臺

在特色小城鎮創建名單中,旅游發展型、歷史文化型小城鎮占據非常大的比重

文化在特色?。ǔ牵╂傊兄饕袚擎偺厣L貌塑造的作用

旅游業在特色?。ǔ牵╂傊谐袚鴤鹘y產業動能轉換、新興產業動能培育的作用

特色?。ǔ牵╂偨ㄔO中的文旅融合實踐的三種類型

依托當地獨特的自然或人文景觀,具體表現為?。ǔ牵╂倕^域內或鄰近地區擁有較高品質的風景區,城鎮發展空間也以景區發展為核心,建成區與風景區緊密結合

依托該區域獨特的民族和地域文化特色,以當地的歷史文化遺跡或遺產、風俗習慣、社會生活、節慶活動等作為其發展優勢和最大吸引力

以現代文化產品為獨特核心資源建設的?。ǔ牵╂?,包括文化創意產業、藝術創作和設計、電影拍攝等文化IP

建議與對策

因勢利導,順勢而為,基于區域基礎及優勢選擇文旅融合路徑

特色?。ǔ牵╂偟奈幕茉?,不應僅僅是傳統文化的簡單繼承和照搬照抄,而應基于當代社會發展特征及市場需求,進行文化要素的重組,既有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運用,又有對當代文化的融合和創新

特色?。ǔ牵╂偟穆糜螤I建手段,應結合技術發展探索新型的表現與傳播方式

文化的核心是“人”,特色?。ǔ牵╂偱c其他城市空間有本質上的不同,其作為社區共同體,在文旅融合發展方面,應形成與本地居民的共建共治模式

以下為原文

特色?。ǔ牵╂偨ㄔO是我國近年來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舉措,其中,文化內涵和旅游功能占據重要位置。因此,推動文旅融合發展是特色小鎮創建的關鍵策略和重要方向。文化和旅游產業在特色小鎮創建中起到何種作用和承擔何種角色?特色小鎮建設實踐中針對文旅融合發展有哪些具體措施?這些問題值得深入探討。

文旅融合的理論與實踐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進入新世紀,伴隨全球化進程的推進,新經濟、信息技術快速發展,引發世界經濟、社會、空間環境等各方面巨大變革,出現產業發展的動能轉換及本質變革。信息流、人流、資金流的快速流動使得產業之間跨界、滲透、融合現象更加普遍,我國逐漸進入后工業化時代,在全球產業融合的浪潮下,作為新時期我國產業結構高度化的重要戰略方向和區域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文化與旅游產業的互動融合成為必然趨勢和要求。[1]

產業融合現象的發生主要基于產業關聯度。產業關聯度越高,發生產業跨界、融合等現象的概率越高。文化產業(Culture Industry)以滿足人民的精神需要為目的,國家統計局于2018年4月2日在《文化及相關產業分類(2018)》中,將文化產業定義為“為社會公眾提供文化產品和文化相關產品的生產活動的集合”,并將文化及相關產業分為9個大類、43個中類、146個小類。文化產業極具綜合性和復合性,包含與文化生產、儲存、銷售等相關的一切活動。

同時,旅游產業也是一個綜合性、整體性很強的產業,基于旅游的六要素“食、住、行、游、購、娛”,涉及大約110多個相關產業。因此,文化和旅游產業雖在技術、產品、市場等方面均有明確邊界,但兩個產業涉及范圍廣泛、產業鏈拓展程度高,均具有綜合性,必然會產生多層次、多方位的跨界、交叉、融合現象,由此出現文化旅游產業。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20世紀70年代,美國學者McIntosh最早提出文化旅游概念,認為“文化旅游中,游客通過旅游,借此了解其他人的生活和思想,獲得屬于其他人的歷史和文化”,[2]旅游與文化相互促進,其中,旅游是國際文化合作的重要途徑,獨特文化又是旅游發展的最大優勢和吸引力。世界旅游組織將“文化旅游”定義為一種人類出于文化動機與精神需求而產生的活動。ValeneL. Smith等將文化旅游產業定義為一種基于地域文化的旅游產品,所依托的資源是某一正在消逝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生活方式或生活“圖景”。[3]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旅游業是文化交流的媒介,并隨著現代科技和工業的發展,以及廣告、宣傳手段的日益精進更迭,形成大批文化旅游消費群體,同時這些因素也對旅游地造成影響,引起這一地域文化的深刻重構。因此,文旅融合現象的發生及文化旅游產業的出現,本質上是基于文化、旅游產業的互補性及產業經濟的“外溢效應”,通過融合能夠互為支撐、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在融合過程中文化要素和旅游要素并不是相對獨立的狀態,即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并不是單獨產業效益的疊加,而是通過充分融合后產生新的產業和新的結構性效益,同時推動整體經濟的轉型發展。

文旅融合的外部推力包括市場消費需求、技術發展創新、政策制度變革,也對產業融合有顯著積極影響。

首先,在市場消費需求方面,隨著我國人均GDP快速提高,旅游需求不斷加大且呈現多樣化趨勢,個性化旅游、體驗式旅游等“深度游”逐漸成為新的主體,其實質為文化與旅游的深度融合下所產生的新旅游模式。

其次,文旅融合的實質是一種新產業,即文化旅游業,新產業的出現多以技術創新作為基礎性支撐。這里的技術創新包括聲、光、電等舞臺效果的提升,廣告、互聯網等線上線下宣傳手段及技術的創新、營銷策略和方式的變革等,這些技術創新有效促進了文旅融合的深度和廣度,是產業融合的重要動力。

最后,政府機構設置和制度政策也是文旅產業融合的重要推力。政府機構通過政策對社會資本產生導向性作用,推動資本向文旅產業鏈建設流動,創造有利于文旅產業融合的制度環境,消除制度壁壘,促進文旅產業交叉融合。2018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批準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批準文化部、國家旅游部合并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以下簡稱“文化和旅游部”),為我國文旅融合發展提供了頂層制度和機構支撐,成為我國文旅融合發展的重要轉折點,具有里程碑式意義。

此外,文旅產業在融合過程中的角色也是關注的重點。一般認為,某一地域的獨特文化產業是旅游業發展的重要資源和基礎,而旅游業是文化實體化、市場化的重要載體和途徑,并在這一過程中實現文化資源的創新與增值。文化與旅游業的相互作用也與區域產業基礎及經濟發展狀況相關。例如我國西部地區因文化資源豐厚,文化產業對旅游產業的支持作用相對明顯,邊際效應大;而中東部地區依托便利的交通資源和良好的地理區位,旅游業發展基礎較好,旅游產業對文化產業的作用則更為顯著。[4]

特色?。ǔ牵╂偨ㄔO中的文化與旅游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特色?。ǔ牵╂偸墙晡覈滦统擎偦ㄔO中出現的一種新的空間生產模式,經歷了由區域性實踐推廣至全國的階段化發展進程。

特色小鎮政策自2014年由浙江省首先發起,屬由政府自上而下提出的新型產業發展空間平臺建設策略。2015年,浙江省將“特色小鎮”界定為“區別于行政區劃單元和產業園區,具有明確產業定位、文化內涵、旅游和一定社區功能的發展空間平臺”。[5]同時,在特色?。ǔ牵╂偟膭摻l件中,強調“產、城、人、文”四位一體,要求特色小鎮在創建中結合區域文化資源稟賦,形成獨特的文化內涵;并要求特色小鎮的生態與環境建設標準應不低于3A級景區(旅游特色小鎮為不低于5A級景區),[6]由此對特色小鎮的生態環境營造標準作出了明確規定,并為旅游業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從這一角度看,特色小鎮的概念一直強調文化內涵和旅游功能,是我國新時期文旅融合的創新實踐平臺。

2016年,在浙江省特色小鎮建設的啟發下,全國范圍內也開始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并依據全國范圍內的資源稟賦、產業基礎現狀及城鎮化需求,將“特色小鎮”概念轉變為“特色小城鎮概念。

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四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規范推進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若干意見》中將特色小城鎮界定為“以傳統行政區劃為單元,特色產業鮮明、具有一定人口和經濟規模的建制鎮”,其選址優先選擇全國重點鎮,以推動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為主要創建目的。在特色小城鎮的創建標準中,意見要求彰顯其特色傳統文化,并鼓勵有條件的小城鎮按照不低于3A級景區的標準規劃建設特色旅游景區。

由于我國文化及旅游資源較為豐富,資源獲取門檻低,且獲得投資收益快,在特色小城鎮創建名單中,旅游發展型、歷史文化型小城鎮占據非常大的比重,可見文化內涵和旅游發展也在特色小城鎮創建中起到非常突出的作用。

特色?。ǔ牵╂傉甙?span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transparent;box-sizing:border-box;font-weight:700;">特色小鎮、特色小城鎮兩種創建模式,文化內涵和旅游功能均在其功能組成中占據重要位置,推動文旅融合發展是其創建的關鍵策略和重要方向之一。眾多學者將特色?。ǔ牵╂傄暈樾聲r期在城市化模式轉變、產業轉型升級大背景下,對開發區、產業園區、傳統城鎮發展模式的提升與超越。[7]作為順應新時期發展需求和轉型需求的新型產業平臺,特色?。ǔ牵╂偼芭c開發區、工業園區等傳統城市空間發展模式的主要區別和突出特征之一,就在于強調區域功能的復合多樣,在生產功能基礎上疊加了旅游、社區等功能,同時注重挖掘和運用本土的歷史文化特征,以加強區域標志性和獨特性。[8]

具體來說,文化在特色?。ǔ牵╂傊兄饕袚擎偺厣L貌塑造的作用。傳統產業及城鎮空間風貌在規劃設計時,偏重于物質空間功能及運用的合理性,忽略了文化要素的作用,往往導致了城鎮空間面貌的趨同。城鎮文化具有本土性、歷史性等特點,不僅體現于建筑形式、空間風貌等物質空間實體,還包括歷史文化、民俗風情、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等抽象表現形式,因此成為城鎮特色風貌營造的本源。[9]

同時,文化也是特色?。ǔ牵╂偂疤厣钡闹匾獊碓?/span>,特色產業、特色的文化及環境能夠對高端人才產生強吸引力,并形成文化標識和區域品牌效應,[10]這也成為小鎮的軟實力和獨特競爭力。

旅游業在特色?。ǔ牵╂傊谐袚鴤鹘y產業動能轉換、新興產業動能培育的作用。2009年,我國正式將旅游業確立為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成為擴內需、調結構、促就業、惠民生的重要舉措。而特色?。ǔ牵╂偼劳袇^域原有產業基礎建設,產業類型大多為傳統種植業、林業、水產養殖業等第一產業,及工業制造業等第二產業,發展旅游業正是將區域產業動能由第二產業驅動向第三產業驅動轉換的重要手段,是提升區域及我國的產業結構高級化的戰略措施。

特色?。ǔ牵╂偨ㄔO中的文旅融合實踐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從全世界及中國特色?。ǔ牵╂倓摻▉砜?,其內部文化旅游產業的依托資源主要分為三種類型,同時由于其依托資源的類型差異,其文旅融合手段和路徑也不盡相同。

°

第一類?。ǔ牵╂偸且劳挟數鬲毺氐淖匀换蛉宋木坝^

具體表現為?。ǔ牵╂倕^域內或鄰近地區擁有較高品質的風景區,城鎮發展空間也以景區發展為核心,建成區與風景區緊密結合。這類?。ǔ牵╂偟拈_發重點在于對獨特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的保護及基于現代需求的重新利用,以休閑度假為主要發展方向,如溫泉小鎮、濱海小鎮、漁港小鎮等。

°

第二類?。ǔ牵╂偸且劳性搮^域獨特的民族和地域文化特色

以當地的歷史文化遺跡或遺產、風俗習慣、社會生活、節慶活動等作為其發展優勢和最大吸引力。例如云南楚雄彝人古鎮,在保證民俗文化資源不受破壞的前提下,結合現代市場需求,通過打造獨特城鎮空間風貌、社會風貌及體驗性民俗產品,形成其經濟發展的最大動力,主要功能為休閑觀光、民俗生活展示及深度體驗、民俗表演、特色民俗商品購物等功能。

°

第三類?。ǔ牵╂偸且袁F代文化產品為獨特核心資源建設的?。ǔ牵╂?/span>

包括文化創意產業、藝術創作和設計、電影拍攝等文化IP(Intellectual Property),例如橫店影視城、北京小堡藝術小鎮等。該類小鎮依托的文化資源歷史較短,往往在政府或龍頭企業主導下形成,并逐漸集聚發展成為特色區域產業。該類小鎮的城鎮功能以藝術、觀光、住宿為主,在業態上形成集藝術研究、教育、生產、展示、交易、交流等功能為一體的全產業鏈業態體系。

瑞士達沃斯小鎮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瑞士達沃斯小鎮是典型的依托區域內自然資源成功發展旅游業的小鎮,其文旅融合路徑為以旅游業帶動文化產業。達沃斯小鎮隸屬瑞士東南部格里松斯地區,位于阿爾卑斯山系最高處。19世紀50年代,達沃斯僅為一個交通不便的、貧困的鄉村小鎮,但由于海拔高、四面環山等地理特性,擁有高山雪景和清新空氣等天然地理資源,成為其后期發展旅游業的獨特優勢。19世紀末,隨著鐵路等交通運輸業的發展,達沃斯逐漸成為歐洲的著名山地療養勝地,集聚形成了各類呼吸疾病治療醫院、療養院、住宿賓館等。此后,達沃斯積極開展休閑旅游產業,利用雪山資源形成高山滑雪場,完善各類相關滑雪設施,將眾多醫院改建為賓館酒店,使其成為國際化的高山度假勝地。1971年,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施瓦布考慮到其具有環境優良、隱秘性高等特點,將論壇會址搬遷至此處,使達沃斯小鎮成為世界經濟論壇的固定舉辦地,后來眾多國際會議也相繼集中于此召開,使達沃斯小鎮的會展業高速發展,并形成了世界影響力。

達沃斯小鎮旅游業的快速發展同時帶動了文化產業,基爾西納美術館(德國表現主義大師基爾西納紀念館)、木偶和玩具博物館等相繼建成投用,并承辦國際達沃斯馬拉松比賽,市中心也集中了住宿、餐飲、零售、娛樂、博彩等豐富業態,共同促進達沃斯小鎮的旅游業。

旅游經濟的發展和世界級會議中心,帶動了達沃斯小鎮經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了城市風貌的改變,例如達沃斯的房屋結構,不同于瑞士傳統的傳統尖頂構造結構,而是運用了現代化的平頂房屋。

因此,達沃斯會議小鎮的文旅融合路徑,總結來看,主要是緣于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形成其不可替代和復制的獨特優勢和競爭力,通過文化歷史的沉淀,形成醫療、旅游、會議三大完整產業鏈體系,并在此基礎上依托自然資源、結合旅游需求及現代文化,促進小鎮內的文化產業發展,并形成獨有的傳統及現代相結合的特色風貌,進一步促進了小鎮的旅游業發展。

云南省楚雄市彝人古鎮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云南省楚雄市彝人古鎮是典型依托區域獨特文化資源發展文旅產業的中國特色?。ǔ牵╂?,其文旅融合路徑為以文化產業帶動旅游業。云南省為我國典型的多民族集聚地,擁有獨特的地域民族文化特色和城市空間風貌,成為發展旅游業的良好基礎。彝人古鎮位于云南楚雄市彝族自治州,長久以來為彝族人典型的居住集聚地,形成了特有的彝族文化特色、風俗習慣及城市空間風貌,但其文化資源由于長期缺乏整體開發而一直未得到有效利用,旅游業發展緩慢。

2005年,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旅游產業“二次創業”的戰略口號,在此契機下,楚雄市政府重新整合資源,建設彝人古鎮,以形成本土文化展示的重要平臺,促進區域旅游業的發展。彝人古鎮占地面積2.10千平方米,總建筑面積100萬平方米。項目始建于2005年4月,主要功能為商業、居住和文化旅游。2006年7月19日在彝族特色節日——火把節正式開園投用。

在文旅融合的具體措施方面,彝人古鎮首先引入宗教文化,將第十三代畢摩邀請進鎮舉行“祭火儀式”等文化活動,塑造畢摩石雕,成為彝族文化的核心象征。此外,依托彝族文化,形成彝族刺繡、“彝鄉戀歌”等旅游產品,將文化通過旅游產品的形式帶入市場。

在城鎮風貌塑造方面,深入挖掘楚彝族文化,主要延續了原德江城的空間風貌,并匯集云、貴、川等地的豐富彝族民居樣式,同時依照傳統彝族村落建筑的樣式建造畢摩房、蘇尼房、姑娘房等特色民居;在功能業態上集合零售商業、餐飲、文體娛樂、住宿等相關產業鏈條,充分滿足市場各類需求。彝人古鎮依托市井、建筑、村落、服飾、歌舞和祭祀文化形成各類旅游產品,帶動旅游業的發展,使其成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也成為云南省30個文化產業建設重點項目之一,成功實現了文化和旅游產業的高度融合,游客數量從2007年的130萬人次提升至2017年的1150萬人次。

因此,彝人古鎮的文旅融合路徑,從總結來看,是以古鎮為載體,以區域獨特的民族和地域文化特色的產業溢出效應為依托,結合現代市場消費需求,打造具有獨特主題風情的旅游產業及旅游產品,并在此過程中實現了文化與經濟的成功嫁接,依托文化旅游產業拉動了楚雄當地產業發展,創造了居民就業。

日本柯南小鎮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日本柯南小鎮是以現代文化IP和全域旅游為主要特征的文旅融合小鎮,其文旅融合呈現出文化和旅游產業的同時培育、發展,并相互融合促進的路徑特征。作為世界最大的動漫產業創作和輸出國家,日本基于完善的動漫產業鏈和世界范圍內的廣泛受眾,依托動漫作者或作品帶來的人文資源優勢及當地政府的政策支持,建設了一批以著名動漫IP為主題的小鎮,其中以柯南動漫小鎮為典型代表。

日本柯南小鎮位于日本鳥取縣北榮町,臨近日本海,全鎮面積57千平方米,擁有15000人口,原為普通沿海農業小鎮,以西瓜種植和海水養殖為主。后基于《名偵探柯南》動漫片在全世界的影響力,由于北榮町系該動漫作者出生地,當地政府決定在當地發展主題旅游業,形成了以動漫IP為主向外延伸的動漫全域旅游。

在具體的文旅融合措施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進小鎮內柯南動漫文化與旅游產業的融合。主要將動漫文化元素與城鎮空間進行深入融合,形成全域式旅游發展態勢。例如將鳥取車站至米子車站之間的列車取名為“名偵探列車”,鳥取機場也在2014正式改名為“柯南機場”。

同時,城區內圍繞柯南主題打造了一道、一橋、一館、一社?!耙坏馈睘椤翱履洗蟮馈?,是小鎮內全長1400米的主干道,道路的配套設施,如標識牌、浮雕、銅像、井蓋、郵箱也均圍繞柯南動漫文化開展?!耙粯颉睘椤翱履洗髽颉?,與柯南大道相連,擁有11個柯南浮雕?!耙火^”為“柯南紀念館”,又稱“青山剛昌故鄉館”,主要展示作者及動漫相關的文化知識,設施運營及管路維護權由北榮町鎮政府所有?!耙簧纭睘椤翱履蟼商缴纭?,即柯南紀念品商店,主要出售以《名偵探柯南》為主題的周邊商品,許多商品為當地限量商品,滿足游客的多類型購物需求。

在推動文化與旅游產業深度融合的同時,北榮町政府通過農業振興計劃,在城區外圍規劃13個不同農作物產區,以采摘等體驗式旅游模式形成觀光農業,并促進發展第六產業(即一二三產融合),增強小鎮產業活力。

總的來說,走文旅融合路徑的日本柯南小鎮是動漫IP實現較高品牌價值之后的產物,以動漫IP這一現代文化形成旅游產業發展的主要優勢,并通過推動動漫文化在空間上的深度落地和融合,形成全域旅游模式。在文旅融合之后,又積極推動一二三產業在更大范圍的產業融合,以形成全產業互動的產業發展模式。

經過對于三類特色?。ǔ牵╂偽穆萌诤系木唧w實施經驗和路徑措施的總結,可以發現,區域文旅融合所依托的地方資源,對于文旅融合動力機制和路徑選擇起決定性的作用。

第一類以自然資源為依托的特色小鎮,其文旅融合路徑是以旅游產業先發起,進而帶動現代文化產業發展,形成文旅融合、相互促進的態勢。

第二類以歷史人文資源為依托的特色小鎮,其文旅融合路徑以文化產業塑造在先,基于歷史文化所形成的獨特優勢發展旅游產業。前兩類發展機制主要為內推型動力,或內推與外推動力相結合,是基于其產業的溢出效應,加之政府的推動力所形成。

第三類特色小鎮本身并無獨特資源,是在某一偶然事件作用下形成的后發型文旅融合產業集聚區,發展動力機制主要為外推型,其文旅融合模式表現為文化與旅游業同時培育發展,并在此過程中基于產業互補性相互促進、共同發展。

建議與對策

人民文旅智庫 | 特色小城鎮建設如何做好文旅融合

在我國全面進入后工業時代的背景下,文化和旅游產業已逐漸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其發展決定著我國未來產業經濟發展模式和在全球產業分工體系的位置,針對文旅融合的研究迫切且重要。通過對文旅融合相關理論,特色小鎮創建中文化、旅游的地位角色,以及特色小鎮具體創建實踐中文旅融合經驗措施的研究分析,對新時期我國特色?。ǔ牵╂偟奈穆萌诤咸岢鲆韵聨c發展建議。

01

一是因勢利導,順勢而為,基于區域基礎及優勢選擇文旅融合路徑。特色小鎮的具體文旅融合發展路徑,應結合自身區域的制度、產業基礎,及人文、自然資源優勢,經過多方位的考量分析,選擇適合自身的文旅融合發展路徑。

02

二是特色?。ǔ牵╂偟奈幕茉?,不應僅僅是傳統文化的簡單繼承和照搬照抄,而應基于當代社會發展特征及市場需求,進行文化要素的重組,既有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運用,又有對當代文化的融合和創新。通過不同文化要素和文化功能的疊加、重組,形成根植于地域、同時又迎合時代發展需求的文化品牌,使其能夠持續地創造經濟價值。同時文化也不應僅僅局限于傳統文化,還可以拓展至時尚、現代的新興文化產業領域,如動漫文化、奢侈品文化等,[11]能夠產生更為多樣化的文旅融合模式和小鎮營建模式。

03

三是特色?。ǔ牵╂偟穆糜螤I建手段,應結合技術發展探索新型的表現與傳播方式。城市特色風貌作為文化落地于空間的體現形式,及旅游產業發展的重要的空間資源,目前營建手段仍是傳統城鎮空間“修舊如舊”的初級模仿階段,同時在核心產業方面缺乏深層次文化內涵的滲透和實質性的文化發展、創新。這類小鎮很容易在初期通過大量資本投入進行宣傳、優惠后,營造出火熱的局面,但后期卻會因本質上缺乏核心和可持續的吸引力和競爭力而快速走向沒落。

目前經過三年的發展,特色?。ǔ牵╂偨ㄔO已逐漸趨于冷靜,已有部分特色小鎮因為項目設計與定位不明確、文化混亂、產業業態單一或空白、產業同質化嚴重等問題,面臨淘汰,例如成都龍潭水鄉和仙坊民俗文化村等。因此,只有基于地域文化塑造特色小鎮的核心內涵,注重實質性的文化產業植入,[12]并結合新興技術對小鎮營建手段加以創新,才能避免同質化發展,形成獨有的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的動力。

04

四是文化的核心是“人”,特色?。ǔ牵╂偱c其他城市空間有本質上的不同,其作為社區共同體,在文旅融合發展方面,應形成與本地居民的共建共治模式。特色?。ǔ牵╂傄詣摻ㄉ鐓^共同體和生產、生態、生活的“三生融合”為空間組織架構,血緣、鄉緣等居民關系的嵌入性對特色小鎮的社會營造具有重要意義,因此在特色?。ǔ牵╂偟奈穆萌诤系倪^程中,也應鼓勵小鎮居民充分參與和介入,成為其創建的重要主體之一,使外來的主體跟本地的社區主體聯合、聯動,這也是特色小鎮未來文旅融合的一種發展路徑。

[1]古冰、盧欽:《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互動融合發展研究——以四川為例》,《特區經濟》,2017年第10期,第72~75頁。

[2][美]羅伯特·麥金托什、夏??咸亍じ癫ㄌ兀骸堵糜螌W:要素、實踐、基本原理》,薄紅譯,上海文化出版社,1985年。

[3]Valene L. Smith, Hosts and Guests: The Anthropology of Tourism,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12, 51(4), p. 711.

[4]張琰飛、朱海英:《文化產業與旅游產業耦合發展的區域差異分析——基于省際面板數據的實證研究》,《 華東經濟管理》,2012年第26卷第10期,第54~59頁。

[5]李強:《特色小鎮是浙江創新發展的戰略選擇》,《中國經貿導刊》,2016年第4期,第10~13頁。

[6]厲華笑、楊飛、裘國平:《基于目標導向的特色小鎮規劃創新思考——結合浙江省特色小鎮規劃實踐》,《小城鎮建設》,2016年第3期,第42~48頁。

[7]周魯耀、周功滿:《從開發區到特色小鎮:區域開發模式的新變化》,《城市發展研究》,2017年第24卷第1期,第51~55頁。

[8]周曉虹:《產業轉型與文化再造:特色小鎮的創建路徑》,《南京社會科學》,2017年第4期,第12~19頁。

[9]何蘇明、蔣躍庭、趙華勤:《基于產業與文化的特色小鎮風貌塑造——以〈浙江青田石雕小鎮景觀風貌規劃〉為例》,《小城鎮建設》,2017年第6期,第93~98頁。

[10]李寅峰、馬惠娣:《“特色小鎮”建設熱中的冷思考——“特色小鎮”建設中的文化汲取與傳承》,《治理研究》,2018年第34卷第3期,第113~121頁。

[11]郭湘閩、楊敏、彭珂:《基于IP(知識產權)的文化型特色小鎮規劃營建方法研究》,《規劃師》,2018年第34卷第1期,第16~23頁。

[12]陳立旭:《論特色小鎮建設的文化支撐》,《中共浙江省委黨校學報》,2016年第32卷第5期,第14~20頁。

END

注:圖片來自網絡

文章來源:《學術前沿》2019年6月上

《特色?。ǔ牵╂偨ㄔO中的文旅融合》

作者: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院長、教授、博導 李志